國際新趨勢與中資企業的社會責任

2014-12-01 15:19:39 評論評論關閉

來源:國際經濟貿易實務和理論綜合性雜志? 文/黎友煥

?內容摘要:在企業社會責任運動席卷全球的背景下,企業社會責任高度融合于國際貿易政策,并逐漸成為企業對外投資的軟約束。本文以國際社會責任運動的新趨勢為切入點,分析了當前國際社會責任運動新趨勢對中國對外投資的影響,并剖析了中國對外投資的企業社會責任缺失的深層原因。在此基礎上,提出了破解中國對外投資的社會責任之道:政府、企業以及社會多方聯動機制的構建。

?關鍵詞:企業社會責任;對外投資;管理

?

? ? 在企業社會責任運動席卷全球的背景下,企業社會責任深刻地影響著全球的貿易和投資格局,逐漸成為企業競爭的制高點和不可或缺的軟實力。中國對外投資的持續穩健發展,需要構建新的競爭優勢,對外投資企業應積極履行企業社會責任。

一、當前國際社會責任運動新趨勢及對中國對外投資的影響

(一)當前國際社會責任運動新趨勢

? ? 企業社會責任運動興起于西方發達國家。20世紀80年代,隨著全球化進程的加快和跨國公司的迅速發展,跨國公司將資本流向生產成本低廉的發展中國家,在生產轉移的過程中出現了“血汗工廠”、“大規模裁員”、“生態環境惡化”、“消費者權益受侵犯”等問題,這些問題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重視,西方發達國家的非政府組織、工會、消費者等團體對跨國公司發起了聲討,先后發起了國際勞工運動、環保運動、消費者運動等,要求跨國公司在謀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同時,應尊重人權、維護勞工、消費者等權益、保護環境等。至此,企業社會責任理念在全球范圍內迅速擴散,企業社會責任運動成為一種世界潮流。

? ? 在經濟全球一體化和可持續發展理論日趨成熟的今天,經濟與社會的協調發展越來越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和重視,企業社會責任也被賦予了更豐富的內容和時代意義。當前國際社會責任運動也呈現出新趨勢:

? ? 一是企業社會責任高度融合于國際貿易政策和規則。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時代,企業社會責任日益成為全球企業管理的一種新框架,并備受西方發達國家的推崇。為了參與國際競爭并獲得競爭優勢,無論是發展中國家還是轉型經濟體都應遵守國際行為準則,在進行經濟活動的同時兼顧社會利益。可以說,企業社會責任成為國際貿易中的“軟法律”(Morth,2004)或“被規管的自律”(Knill & Lehmkuhl,2002)。雖然目前還沒有強制執行企業社會責任的標準認證,但是不少國家從自身的利益出發,將企業社會責任全面貫穿于國際貿易中,不再局限于生產過程中的環境保護、勞工權益保護等,更是延伸到采購、供應等環節上。事實上,早在2000年以后,幾乎所有的歐美企業都以通過社會責任評估和審核作為其選擇全球供應商和承包商的標準。

? ? 二是企業社會責任的標準化更全面和清晰。在企業社會責任運動發展的歷程中,已有若干國際倡議、標準、指南等工具相繼被采用,比如專門針對勞工保護的標準SA 8000、主要針對環境和產品質量的ISO 9000和ISO 14000標準等,盡管這些工具都是從不同的廣度和深度,分別集中處理社會責任的單個或多個方面的議題,但是并不能綜合地對企業社會責任進行全面管理,應用者對于眾多不同的社會責任工具難以獲得全面、清晰的理解(黎友煥、魏升民,2012)。2010年ISO 26000的發布,使得社會責任出現一個可以完美地融入各個方面議題的全面管理體系,從責任管理、質量安全、員工發展、環境保護、社區參與等議題對企業社會責任進行綜合性的管理。2013年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RI)發布了最新版本的可持續發展報告指南G4,更是將企業社會責任的標準化推向另一個高度,使得企業社會責任的標準化更全面和清晰。

? ? 三是企業社會責任的履行突出企業特征和行業特征。受企業規模、產品類型、企業資源和利益相關者等方面的影響,加之企業社會責任本身的復雜性和內容的豐富性,不同企業對企業社會責任的認知和行為也存在差異(Carroll,2000)。從管理實踐看,不同屬性、不同產業或行業的企業社會責任是有差異的。隨著國際企業社會責任實踐的不斷推進和深化,突出行業特征和企業特征成為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一種趨勢。到目前為止,全球報告倡議(GRI)已經發布了包括食品加工行業、石油和天然氣行業、公共機構行業、會展組織行業、媒體行業、物流及運輸行業、金融服務行業、建筑與房地產行業等行業的行業社會責任補充指引。

? ? 四是全球可持續發展報告發布數量大幅增長。據統計,1992年全球范圍內僅有26家企業發展了可持續發展報告,到2010年發布的可持續發展報告數高達5176份,是1992年的199倍。其中,從1992年的26份到2001年的1191份,整整歷時10年才突破千份,而在2001年之后,則每年以數百份的速度增長(具體見圖1),由此可見,全球可持續展報告的發布數量呈現大幅增長的趨勢,企業對于企業社會責任信息的披露越來越積極主動。

?20150317170307

圖1 1992-2010年全球企業可持續發展報告發布情況

資料來源:http://www.corporateregister.com。CorporateRegister.com是世界上企業責任(CR)報告的最大網上名錄,是世界范圍內CR報告和資源的主要參考點。

?

(二)國際社會責任運動對中國對外投資的影響

? ? 第一,推動中國對外投資的社會責任與國際標準接軌。一方面,為了適應新形勢和新要求,企業開始了解和學習相關的國際社會責任規則,改變以往的思維和做法,調整戰略目標、管理方法和模式,按照相關的國際慣例和標準開展投資活動,努力使企業的經濟活動與國際市場接軌;另一方面,政府有關職能部門積極出臺一系列政策并制定相應指南,以指引企業在海外投資中社會責任的履行,如2013年商務部和環境保護部聯合發布《對外投資合作環境保護指南》。該《指南》旨在指導中國企業進一步規范對外投資合作中的環境保護行為,引導我國企業在海外履行環境社會責任,與東道國實現互利共贏,共同發展。

? ? 第二,提高我國企業進入國際市場的門檻。雖然企業社會責任標準在全球范圍內未形成強制性約束,但是在海外投資活動中,為了自身的利益,不少西方國家將企業社會責任規則和標準作為其選擇海外合作伙伴的標準。隨著國際社會責任標準的越發全面和清晰,對參與海外投資的企業提出更高的要求,從早期關注人權、勞工問題轉向關注勞工、環保、當地社區利益等全面的社會責任問題。一直以來,企業社會責任實踐是我國對外投資的薄弱環節之一,全面的企業社會責任的標準無疑提高了我國進入國際市場的門檻,將有更多的企業被拒之于國際市場,即使已經進入國際市場的企業也有可能在新一輪的國際社會責任運動中被淘汰,對于我國企業而言是一個較大的挑戰。

? ??第三,加劇行業性的貿易保護。近年來,我國對外投資的領域主要涵蓋能源、礦業、制造業等,這些行業在全球貿易中屬于較為敏感的行業,涉及投資東道國的能源安全、環境保護、勞工問題等。其中,我國企業在參與海外投資活動中勞工問題、環境保護問題時有發生,常受投資國家的詬病。隨著行業性企業社會責任守則的逐步推行,一些國家可能會利用企業社會責任運動在相關行業中導入更多的行業性社會責任準則或要求,加劇貿易保護,在一定程度上阻礙我國參與海外投資。

?

二、中國對外投資的企業社會責任缺失問題分析

? ? 在投資東道國積極踐行企業社會責任并贏得國際聲譽和競爭優勢的我國企業并不在少數,然而,在對外投資的企業中也不乏因社會責任缺失導致的敗局。從中國對外投資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情況看,確實存在著許多不足:漠視安全生產、勞動用工、環境保護等法律法規,導致各種環境污染問題、勞資糾紛問題時有發生(如2008年中國有色金屬礦業集團在贊比亞的銅礦因工資糾紛引發暴力事件。);過分強調與當地政府的溝通和合作,而忽略了融入當地社區,引發各種矛盾和沖突(如2012年萬寶礦產公司與緬甸軍方合作的銅礦因擴建計劃而大規模征用農地,遭到當地居民強烈抵制,并爆發混亂的抗議活動。);在與政府打交道的過程中,有些企業違反商業道德,通過賄賂等非正常手段與當地政府打交道(如2010年中國路橋集團因涉嫌欺詐和賄賂被禁止8年內參與投標承接世界銀行資助項目。)等。盡管中國對外投資的企業社會責任缺失問題時有發生,被外界詬病,但是究其原因,既有客觀因素的影響,也有主觀意愿的左右,歸納起來有以下原因:

? ? 首先,企業社會責任意識淡薄,建設能力不足。很多企業對國際企業社會責任理念以及做法不甚熟悉,履責具有很大的隨意性,常將企業社會責任等同于慈善捐贈和公益活動。在東道國履行社會責任的重點領域和方向缺乏科學嚴謹、全面系統的統籌安排,對企業自身可能存在的責任風險預見不足,沒有從企業持續發展的戰略高度認識企業社會責任,并將其貫穿于企業的發展過程。此外,由于中國對外投資的歷程較短,加之自身的經營管理能力較弱、國際化人才匱乏等因素,企業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能力仍有待加強。

? ? 其次,注重短期利益,缺乏可持續發展規劃。雖然履行企業社會責任需要投入一定的實施成本,但是從長遠看,履責為企業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遠遠高于其實施成本。然而,有些企業受逐利動機的驅動,缺乏企業長遠和可持續發展的戰略思考,只注重眼前利益,導致社會責任缺失事件時有發生。例如,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和運營成本,不按照環保標準采取相關的環保措施,結果輕者被當地政府罰款、停產整改,重者則被列入黑名單、被媒體曝光。由于違反當地某些環境法規,2014年中國鋁業在秘魯的銅礦被暫停生產就是典型的一例。這不僅影響企業的持續發展,同時也導致中國企業出現形象危機。

? ? 再次,對投資國當地法律文化了解不足。充分了解當地的法律文化,才能與當地政府、社區進行有效地溝通,才能有的放矢地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由于中西方文化差異較大,制度環境和法律環境迥異,中國企業往往對投資東道國的法律、文化、習俗等缺乏基本了解,導致與當地社會出現信息不對稱、溝通不暢等問題,進而影響企業社會責任的履行。

? ? 最后,在國際社會責任體系中缺乏話語權。在中國對外投資的過程中,一旦由于不同的投資環境、政策法規以及社會文化等方面的差異而出現一些問題,容易被國際媒體放大,認為是不負責任的企業。事實上,完全按照國際社會責任體系評估中國企業并不完全合適。企業社會責任運動起源于西方,西方國家在國際社會責任體系中占據主導地位,具有絕對的話語權。無論是企業社會責任的標準和規則的制定、還是企業社會責任實踐的推進,幾乎都是應西方國家和企業的發展和需要而生。因此,中國企業在遵守國際社會責任體系的同時,應適當爭取在其中的話語權,并通過溝通對話,使國際社會責任體系加入中國情境因素,反映中國企業的利益。

?

三、中國對外投資的企業社會責任戰略思考

? ? 中國對外投資的企業社會責任的履行,不僅關乎企業自身發展戰略的實現,也關乎企業在國際市場的可持續發展,甚至關乎國家的國際形象。因此,破解中國對外投資的企業社會責任之道,是中國企業進入國際市場的“入場券”,是參與全球競爭的必然選擇。

(一)政府方面

? ? 首先,要加強企業社會責任培訓,提高企業社會責任意識。目前,不少企業對企業社會責任相關理論、標準、國際規范以及做法都一知半解,這勢必會影響企業社會責任的履行。因此,政府相關職能部門應加強對企業履行社會責任進行指引和監督,可以通過舉行座談會、培訓班、研討會、論壇等方式,幫助企業了解和熟悉企業社會責任相關理論、國際通行規范與標準等,使更多的企業高管和相關人員對企業社會責任有更全面的理解和掌握,以提高其社會責任意識,并促進其科學履行企業社會責任。

? ? 第二,完善相關法律法規,發布指導性文件。為了更好地引導和鼓勵企業積極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實現與投資東道國互利共贏、共同發展,首先應完善對外投資的法律法規,確保我國對外投資的企業社會責任的監管有法可依;其次應發布行業性的企業社會責任指引,為企業在員工管理、環境保護等社會責任行為方面提供明確的方向性指導和監督。

? ? 第三,設立對外投資企業社會責任專門機構。在國內,聯合一定的權威部門設立海外企業社會責任專門機構,專門指引和幫助企業對外投資的社會責任履行;在國外,通過在熱點投資國設置駐外機構,協調國際合作中出現的社會責任問題,并為企業提供各種服務,如該國社會責任標準的信息服務等。

? ? 第四,增強在國際社會責任體系中的話語權。根植于西方社會文化情境下的企業社會責任國際標準并不完全適用于中國。為了維護我國企業的利益,政府除了鼓勵企業在海外社會責任的披露和宣傳,還應組織專家積極加入國際社會責任組織,參與國際標準和指南的制定,將中國元素導入國際社會責任標準,以增強中國企業在國際社會責任體系中的話語權。

(二)企業方面

? ? 首先,將企業社會責任納入企業戰略管理體系。實踐證明,應將企業社會責任與海外經營密切結合起來,并將其納入企業發展戰略體系,對履行社會責任的重點領域和方向進行科學嚴謹、全面系統的統籌安排,并貫穿于企業的經營過程,從而形成企業提升競爭力的一種軟實力。

? ? 第二,堅持包容性發展的原則,積極履行多元化的企業社會責任。企業應熟悉并嚴格遵守東道國的法律法規,重點遵守稅收、勞工、環保等方面的法律法規,合法經營,公平競爭,杜絕商業賄賂。企業應關注當地社區的利益,處理好與社區的關系,化解利益糾紛和矛盾沖突。企業還應通過加強與當地企業的合作,積極推進本土化經營,提高對當地經濟增長的貢獻,促進當地就業等,以謀求雙方互利共贏和共同發展。

? ? 第三,建立企業社會責任管理制度,主動適應國際慣例與標準。一方面,企業應充分了解和熟悉企業社會責任的標準、慣例和做法等,在此基礎上,制定與之相適應的企業社會責任管理體系;另一方面,應定期發布企業社會責任報告,進行企業社會責任信息披露,加強與東道國的社會責任溝通,以獲得更多的投資機會。

(三)社會方面

? ? 第一,構建以行業協會或組織為主,社會公眾為輔的監督體系。除了宣傳和落實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發布的行業性企業社會責任外,行業協會應構建該行業對外投資的企業社會責任實踐數據庫,加強與對外投資企業的聯系,持續跟蹤其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情況,并及時向社會公眾披露社會責任信息。

? ? 第二,成立企業社會責任訴訟第三方組織。由于不同國家或地區的社會經濟文化存在較大的差異,對外投資企業與東道國的利益相關者之間可能出現沖突和矛盾。因此,需要第三方組織予以調解。第三方組織可以按一定比例由中國和東道國的非政府組織人員構成。一方面,當東道國利益相關者的權益受到損害時,可以通過第三方組織對中國企業提出訴訟,避免出現罷工、襲擊中方管理人員等過激行為;另一方面,當政府在對外投資的企業社會責任管理上“失靈”時,第三方組織可以進行干預和調解。

【作者單位: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本文為廣東省自然基金項目“基于ISO26000的中國社會責任評價體系研究” (S2013010011518)的階段性成果】

?

參考文獻:

[1] 黎友煥,魏升民.企業社會責任評價標準:從SA 8000到ISO 26000[J].學習與探索,

2012(11):68-73.

[2] Carroll, A. B.. Business and Society: Ethics and Stakeholder Management [M]. Cincinnati, Ohio: South-Western Publishing, 2000: 33-36.

[3] Knill, C. & Lehmkuhl, D.. The National Impact of European Union Regulatory Policy: Three Europeanization Mechanism [J].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Research, 2002, 2(41): 255-280.

[4] Morth, U.. Soft Law in Governance and Regulation: an Interdisciplinary Analysis [M]. Cheltenham, UK: Edward Elgar, 2004: 1.

?

標簽:
?
意甲2019-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