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影子銀行的風險及防范問題研究

2015-07-07 09:31:15 評論評論關閉

來源:《甘肅社會科學》2015年第3期 ? ? ? ? ? ? ? ? ? ?作者:黎友煥 劉永子

摘要:影子銀行普遍被認定為2007-2009年美國金融危機的重要誘因。隨著2011年中國影子銀行風險和危機的公開化,關于中國影子銀行的風險和規模引起人們的關注。本文通過對影子銀行類型梳理和分析,指出影子銀行的風險點主要在于:削弱貨幣政策、沖擊金融穩定、妨礙金融監管等,從而有針對性地提出一系列防范影子銀行風險的基本對策。

關鍵字:影子銀行;風險;防范

 

一、引言

2007-2009年美國發生的次貸危機,在經濟全球化的作用下逐漸演變成一場全球性的金融危機,使全球經濟金融體系受到重創。學者們對此次金融危機進行了深入探討,研究結果一致表明,影子銀行是此次危機的重要誘因。Richard?J.?Rosen(2009)指出,2007年的美國金融危機暴露了金融體系中的很多缺陷,而這些缺陷都與影子銀行體系發行的金融工具有重大關聯[1];巴曙松(2009)也認為影子銀行是次貸危機的主要推手,影子銀行的信貸方式有延長金融市場上的信用鏈條的作用,影子銀行的發展十分迅速,使得不理性的投機行為大量出現,最后釀成了危機并迅速傳播[2]。在中國,影子銀行是一個舶來概念,但是,影子銀行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在過去幾年內肆無忌憚地生長,目前還處于快速發展期,風險也由此不斷積累大量。2011上半年開始,中國影子銀行風險和危機逐漸公開化:鄭州擔保事件、平安信托的“平安財富佳園25號集合信托計劃”兌付危機等問題陸續發生。那么,我國近幾年出現的擔保風險、信托危機、小額貸款風險等是否與影子銀行有關?或者是否說明中國影子銀行存在較大的風險呢?該如何在防范風險的同時借力影子銀行穩步推動利率市場化與金融創新呢?本文試圖根據我國影子銀行發展的新趨勢對這些問題進行嘗試性探討,以供相關部門和人員作參考。

二、影子銀行的定義和我國影子銀行的分類

國外影子銀行產生于20世紀60-70年代,其中美國住房按揭貸款的證券化即是典型的代表,而后影子銀行隨著金融管制的放松迅速發展。自2007年首次提出“影子銀行”的概念后,影子銀行逐步作為一種學術概念被廣泛研究,并沿用至今。

(一)影子銀行的定義

關于影子銀行的定義,最早是由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的執行董事保羅·麥卡利(Paul?McCulley)在2007年提出,他認為:影子銀行是“開展銀行業務,執行銀行職能但卻沒有受到政府監管和保障的各類實體和活動的總和”。保羅·克魯格曼(Paul?R.?Krugman)于2008年在《蕭條經濟學回歸和2008年經濟危機》一書中,把影子銀行闡述為“通過財務杠桿操作,持有大量證券、債券和復雜金融工具等的非銀行性金融機構”[3]。2011年,金融穩定理事會(FSB)發表《影子銀行:內涵與外延》,認為影子銀行是存在于傳統銀行體系之外,產生于金融專業化活動和監管套利之中,以資產證券化為基礎,由各種機構實體和金融活動組成的,實現期限、流動性以及信用風險轉移的信用媒介。歐盟委員會(European?Commission,2012)在《green?paper?shadow?banking》一書中,將影子銀行定義為在傳統銀行體系之外發揮信貸中介功能的實體及其相關活動,并將影子銀行分為兩類:一類是機構實體,包括貨幣市場基金、投資基金、從事流動性和期限轉換操作的金融公司等;另一類是業務活動,包括資產證券化、證券出借與回購等[4]。

總的來說,國外就影子銀行主要從三個標準界定:監管角度、機構角度、功能角度,從監管角度而言,有些非銀行金融機構是受到嚴格監管的,如信托公司、金融租賃公司、證券公司、保險中介等;從機構角度看,商業銀行的理財業務及其他一些表外業務也應該屬于影子銀行業務,透明度比較低一些,商業銀行也應該屬于影子銀行,比較而言,從功能角度界定應該更全面一些(王浡力、李建軍,2013)[5]。FSB對影子銀行的定義就是從功能角度來界定的,國內學者對此比較認可并達成共識。例如,影子銀行的本質是一種“信用融資體系”,通過銀行貸款證券化,從證券市場獲得信貸資金、實現信貸擴張(易憲容,2009)[6];肖鋼指出影子銀行大致可以描述為一個涉及實體的信用中介系統,且其活動超出常規銀行系統;文維虎、陳榮(2010)描述影子銀行是沒有掛銀行之名而具有銀行之實,它是既有積極的融資功能、也可能醞釀成經濟與金融風險的類似銀行功能的機構及行為總和[7]。

綜合各方觀點,筆者將影子銀行定義為,繞開監管或監管弱化的,以信用融資為基礎,行使部分銀行職能,涵蓋各種金融機構和金融業務。

(二)中國影子銀行的分類

與國外影子銀行體系不同,資產證券化及衍生品在我國影子銀行中所占份額很小,信用融資類業務是中堅力量。2014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加強影子銀行監管有關問題的通知》,指出我國影子銀行主要包括三類:一是不持有金融牌照、完全無監管的信用中介機構,包括新型網絡金融公司、第三方理財機構等;二是不持有金融牌照,存在監管不足的信用中介機構,包括融資性擔保公司、小額貸款公司等;三是機構持有金融牌照,但存在監管不足或規避監管的業務,包括貨幣市場基金、資產證券化、部分理財業務等。此分類從機構標準來界定,商業銀行的理財業務及一些表外業務未涵蓋到影子銀行監管范疇之內,廣受業內人士所詬病。

2013年10月,中國社會科學院在其發布的《中國金融監管報告2013》中,將我國影子銀行劃分為四大類:最窄口徑,影子銀行僅包括銀行理財業務和信托公司兩類;較窄口徑,包括最窄口徑和財務公司、汽車金融公司、金融租賃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非銀行金融機構;較寬口徑,包括較窄口徑、銀行同業業務、委托貸款等出表業務;最寬口徑,包括較寬口徑和融資擔保公司、小貸公司、典當行等民間融資。筆者認為,這樣的劃分體系比較全面,更有助于監管機構理清監管對象和目標。本文將此劃分體系進一步分為三種,見圖1,其中非存款性金融機構包括信托公司、財務公司、汽車金融公司、金融租賃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非銀行金融機構,民間融資平臺包括融資擔保公司、小貸公司、典當行等。

1

三、中國影子銀行風險評估

據中國社科院《金融監管藍皮書:中國金融監管報告(2014)》數據顯示:2013年,影子銀行體系規模大致為27萬億元,占銀行業資產比例為19%。而FSB在《國際影子銀行監控報告2014》中明確表明中國影子銀行規模急速擴張,2012年至2013年,一場信貸繁榮推動中國影子銀行規模增加了38%,中國狹義影子銀行規模達到2.7萬億美元,位居被檢測國家第三位,占全球35萬億美元的7.7%。中國社科院與FSB對我國影子銀行規模統計略有出入,原因就在于基于影子銀行內涵界定不同所導致的統計口徑不一致。但這兩個機構及社會各界都普遍認為,中國目前影子銀行規模巨大,對經濟社會的影響也越來越大。

影子銀行突破了監管當局對于存貸比限制,擴大了金融機構的信貸投放能力,對實體經濟的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也有利于推進中國的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進程。但同時中國影子銀行大規模激增所帶來的風險積累引起了業界的重視。中國影子銀行體系共同特點是規模增長迅速,系統性風險日漸凸顯(沈偉,2014)[8]。

(一)削弱貨幣政策的有效性

影子銀行呈現明顯的逆周期特征,在對傳統間接融資體系形成有益補充的同時,也削弱了貨幣政策的有效性(裘翔、周強龍,2014)[9]。影子銀行存在的規避信貸規模管制、地下金融亂行等,嚴重阻礙了我國貨幣政策目標的實現。以貨幣供應量為例,央行統計的數據未包括影子銀行體系中的貨幣供應量,所以我國金融市場上實際的貨幣乘數要大于理論的貨幣乘數,央行對貨幣政策中間目標(貨幣供應量)無法進行有效控制。其次,傳統貨幣政策調控工具的有效性也被減弱,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再貼現率、公開市場業務等都無法有效的控制市場流動性,為進一步探討這些問題,本文引入IS-LM模型進行分析,見圖2。

央行確定2015年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運用各種工具組合,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平穩適度增長,在IS-LM模型中表現為LM曲線向左上方移動到LM’,此時的均衡點為e。但是影子銀行的存在會增加實際貨幣供應量,使LM曲線向右下方移動到LM”。同時,在高報酬率的吸引下,人們會將貨幣投資于這類機構,IS曲線會向右上方移動到IS’,與LM”相交于e’,形成新的均衡點,與e相比,利率上升,收入增加。由于銀子銀行的存在,民間資本流入影子銀行體系,銀行體系流動性實現,同時社會融資規模會超預期增長。由此得出,影子銀行不利于我國貨幣政策目標的實現。

2

(二)沖擊金融體系的穩定性

2014年底,社會融資總規模16945億元,其中人民幣貸款增加6973億元,占同期社會融資總規模的41.15%;在2012-2014年,人民幣貸款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的比例均值接近50%左右,見圖3。由此也可以大概評估出,中國的影子銀行在整個金融體系中已經占到極其重要位置。影子銀行系統對我國金融發展具有正向促進作用,但其發展對金融穩定產生負向沖擊(劉超、馬玉潔,2014)[10]。不僅如此,影子銀行沖擊金融體系穩定性的渠道多,危害大。中國的影子銀行屬于信貸主導發展模式,主要通過社會融資成本、貨幣政策和銀行穩定等渠道來威脅金融穩定,影子銀行對中國金融穩定性的沖擊程度已遠遠超過通脹率風險、銀行自身風險等因素且存在時滯效應(封思賢等,2014)[11]。筆者認為,影子銀行對我國金融穩定性的影響可以概括為通過銀行內部和銀行外部兩條途徑。

首先,在銀行體系內部,大量存在的信用證、保函、票據貼現、擔保等衍生信用服務,形成了非傳統信用擴張機制,加大了傳統銀行的系統風險。其次,在銀行體系外部,影子銀行本身規模的膨脹以及對傳統銀行業務的替代,嚴重壓縮了傳統金融機構的份額,大量存款流出銀行體系,而銀行本身的存款也變得更加短期化和波動化,這將造成銀行的資金期限錯配問題,系統性的風險進一步加重;同時,影子銀行體系作為實現期限、流動性以及信用風險轉移的信用媒介,能夠通過各種渠道變相實現存款脫媒和貸款脫媒,加速了銀行的“金融脫媒”,造成資金的題外循環,加劇金融系統不穩定性。

3

(三)妨礙金融監管的完備性

影子銀行最大的特征就是游離于監管系統之外,隨著各種形態的影子銀行業務規模的擴大,金融監管的完備性很難得到保障。隨著國家穩健貨幣政策的實施,商業銀行傳統信貸業務被進一步壓縮,一些銀行紛紛通過業務創新來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張佳等,2012)[12]。

2004年第一支銀行理財產品誕生,經歷十年發展,其規模和數量均迅猛增長。截至2014年6月末,全國已有498家銀行發行并登記了理財產品,存續產品51560只,總規模12.65萬億元[13];委托貸款增加2616億元,占社會總融資規模13.3%[14]。信托公司作為我國非存款性金融機構的排頭兵,總資產規模一直大幅增長,自2013年信托業步入“后10萬億時代”,增速開始放緩,進入平穩增長階段,2014年2季度末,信托業管理的信托資產總規模為12.48萬億元[15]。截至2014年6月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8394家,貸款余額8811億元,上半年新增人民幣貸款618億元[16]。基于本文對中國影子銀行類型的梳理,銀行的理財產品及委托貸款業務、信托公司、小額貸款公司都是我國比較典型的影子。數據表明,截止2014年6月末,僅以上四項業務,影子銀行的規模就達到了26.18萬億元,直逼同期全國GDP26.90億元。

當前,我國實行的是分業監管和機構監管模式,影子銀行不斷加深了金融業務和金融機構的關聯性,各職能部門在監管目標和立場不同,容易導致監管沖突,出現監管套利、監管重復和監管真空。商業銀行內部影子銀行業務和信托公司規避了信貸額度的控制,繞開監管;商業銀行外部的民間融資平臺以及其他非銀行業金融機構監管較弱。雖然銀監會已出臺了相應措施來監管,但是針對性、完備性都有待提高。

四、防范影子銀行風險的對策建議

在如何應對影子銀行風險的政策思路方面,彭文生等(2013)主張將影子銀行納入適度監管,分類排查,總量控制[17],文維虎、陳榮(2010)則建議對不同的影子銀行實施分類監管,由歸口部門對其財務報表進行審查和評價,尤其是對非銀行金融機構實施定點銀行賬戶托管[7]。但是中國影子銀行有其特殊性,不能只借鑒國外對影子銀行體系監管的措施。筆者認為影子銀行的監管應當堅持以規范化經營為主的原則,建立清晰的宏觀審慎監管機制和微觀監管架構,通過法律、法規引導其朝健康、有序的方向發展。根據上文論述,為了防范影子銀行風險,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開展:

(一)改革貨幣政策

通過上文分析,影子銀行對我國貨幣政策有效性的影響主要是通過影響貨幣政策的中介目標以及傳導機制發生作用的。為保證貨幣政策的實施效果以及對宏觀經濟的貢獻,必須改革貨幣政策。一是改革貨幣政策工具。影子銀行帶來的“金融脫媒”大大降低了存款準備金的作用力,因此應擴大存款準備金的繳納范圍,同時實行差額存款準備金制度。二是完善貨幣政策的中介目標。我國貨幣政策中介目標的貨幣供應量,主要包括M1和M2。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社會融資規模,除人民幣貸款外,委托貸款、信托貸款、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等都大幅增長,實際貨幣供應量遠超出了M1和M2。因此,應建立新的貨幣政策中介目標,將社會融資規模、民間借貸等都納入統計范疇。

(二)完善監管體制

影子銀行是對傳統商業銀行的有益補充,具備傳統資金供需轉換中介功能,提升了金融資源的配置效率;幫助中小企業減少融資成本,解決融資問題。因此,監管過度會抑制金融創新,不宜采用過嚴的監管政策,應該適度監管,以鼓勵和引導為主。第一,建立功能性監管模式,基于功能角度界定影子銀行的全面性,突破原始的分業監管和機構監管,從而能最大限度地避免監管真空和監管重復,實現金融監管的完備性。第二,對我國各種形式的影子銀行進行不同口徑的排查,對金融創新產品和金融工具進行分類、評價和統計,有針對性地對影子銀行規模進行總量控制。第三,形成宏觀審慎監管機制,限制金融風險的累積,強化金融體系對負面沖擊的自我恢復能力,開發有效的宏觀審慎監管工具,構建中國與其他國家宏觀審慎監管的協調機制。第四,構建微觀監管框架,針對各種形式的影子銀行的機構和產品完善相關的法律法規,規范各類影子銀行的業務范圍和形式。

(三)健全內部控制

雖然外部監管可以對影子銀行的合規性經營進行約束,但是完善的內部控制機制是實現有效監管的前提。影子銀行必須增強組織內部內控意識,加強內控制度的建設,強化內控制度執行的有效性,提高內控責任部門監督職能。首先,健全公司治理機制,建立健全影子銀行的內部風險控制管理辦法,約束影子銀行規范經營,穩定資金流動性,控制杠桿比率,健全相應的激勵機制、問責機制。其次,健全風險監控系統,全面收集同行業產品和業務交易數據,建立數據庫,引入云計算,動態和綜合分析金融風險,健全風險預估、預警和干擾方式,并建立有效的風險隔離制度。

(四)推進利率市場化進程

與歐美發達經濟體金融自由化程度高相比,我國的金融發展尚處于初級階段,金融基礎設施不能匹配經濟發展的需要。20世紀80年代以來,人民幣利率管制可以分為嚴格管制和非對稱管制兩個時期,利率管制扭曲正規金融和非正規金融兩個市場,成為引發銀行業暴利、中小企業融資困難、民間借貸危機等諸多問題的深層次原因,利率管制扭曲效應的矯正亟需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鄧綱,2015)[18]。利率管制時代,影子銀行能降低經濟中的融資成本,糾正存款利率管制帶來的利率扭曲。同時,推進利率市場化進程能引導影子銀行健康發展。資金的本質逐利性只有在利率完全市場化的狀態下才能反映出來,利率才能反映出資本的價格,市場效率才能提高。在有效監管和風險可控的基礎上,積極推動各項金融改革才是治理影子銀行的當務之急。因此,應當重構我國利率管制規則,約束監管機構的利率管制權。

?

?

參考文獻

[1]Richard.,J.?Rosen.Too?Much?Rights?can?Make?a?Wrong:?Setting?the?Stage?for?the?Financial?Crisis[J].Federal?Reserve?Bank?of?Chicago,?2009,(11):19-22.

[2]巴曙松.加強影子銀行監管[J].中國金融,2009(14):24-25.

[3]保羅·克魯格曼.反思大蕭條:蕭條經濟學的回歸和2008年經濟危機[M].劉波譯.北京:中信出版社,2009.

[4]European?Commission.?Shadow?Banking[R].?Green?Paper,2012(3):3.

[5]王浡力,李建軍.中國影子銀行的規模、風險評估和監管對策[J].中央財經大學學報,2013(5):20-25.

[6]易憲容.“影子銀行”信貸危機的金融分析[J].江海學刊,2009(03):70-78.

[7]文維虎,陳榮.重視影子銀行動向避兔風險隱患顯現[J].西南金融,2010(2):19-28.

[8]沈偉.中國的影子銀行風險及規制工具選擇[J].中國法學,2014(08):151-165.

[9]裘翔,周強龍.影子銀行與貨幣政策傳導[J].經濟研究,2014(5):91-105.

[10]劉超,馬玉潔.影子銀行系統對我國金融發展、金融穩定的影響:基于2002-2012年月度數據的分析[J].經濟學家,2014(4):72-81.

[11]封思賢,居維維,李斯嘉.中國影子銀行對金融穩定性的影響[J].金融經濟學研究,2014(4):3-13.

[12]張佳,許華偉.影子銀行業務的風險及監管對策[J].經濟縱橫,?2012(10):92-96.

[13]中國金融新聞網.中國銀行業理財市場半年度報告(2014上半年)[EB/0N].?http://www.financialnews.com.cn/sj_142/jrsj/201408/t20140815_61274.html,214-08-15.

[14]中國人民銀行.2014年社會融資規模統計表[EB/0N].?http://www.pbc.gov.cn/publish/html/kuangjia.htm?id=2014s18.htm,2015-03-01.

[15]中國信托業協會.2014年2季度中國信托業發展評析[EB/0N].?http://www.xtxh.net/xtxh/analyze/20279.htm,2014-08-11.

[16]中國人民銀.行《2014年上半年小額貸款公司數據統計報告[EB/0N].?http://www.pbc.gov.cn/publish/goutongjiaoliu/524/2014/20140723134804072473656/20140723134804072473656_.html,2014-07-23.

[17]彭文生,林暾,趙揚.影子銀行風險暴露[J].金融發展評論,2013(02).

[18]鄧綱.人民幣利率管制的扭曲效應、規則缺陷和制度重構[J].北京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17(1):126.

 

 

作者簡介:黎友煥(1972年7月出生),男,廣東汕尾人,經濟學博士,博士生導師,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綜合研究開發中心主任,研究員,主要研究國際金融、世界經濟、企業社會責任;劉永子(1990年9月出生),女,湖北荊門人,經濟學碩士,《企業社會責任》雜志社編輯,主要研究國際貿易、企業社會責任。【摘?要】基于1991~2012年的數據實證分析了中國影子銀行對金融穩定的影響機制。結果表明,美歐影子銀行屬于資產證券化主導發展模式,主要通過金融衍生各個環節上金融市場與金融機構的沖擊來加劇金融不穩定;中國的影子銀行屬于信貸主導發展模式,主要通過社會融資成本、貨幣政策和銀行穩定等渠道來威脅金融穩定。影子銀行對中國金融穩定性的沖擊程度已遠遠超過通脹率風險、銀行自身風險等??更多…

分類:理論前沿
標簽:
?
意甲2019-2020